您当前的位置 :彭泽新闻中心 > 体育 > 体育俱乐部 >

希夏邦马北坡大环线

时间:2020-09-29 06:01 来源: 作者:彭泽新闻中心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09-29 希夏邦马北南坡大环线历经十天顺利出山!这条线路是由希夏邦马山脉从北边佩古错开始开始走到南边的聂拉木县,其中北坡路段一直在海拔5300米以上,到达海拔的最高高度是…… 希夏邦马北南坡大环线历经十天顺利出山!这条线路是由希夏邦马山脉从北边佩古错开始开始走到南边的聂拉木县,其中北坡路段一直在海拔5300米以上,到达海拔的最高高度是6021米,走了七天,南坡从俄热村开始海拔开始下降到4700到5000之间走了三天。一路上雪山始终相伴左右,可以近距离欣赏壮观的雪山和形成了亿万年的冰川,还有很多漂亮的高山湖泊。
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这次活动的领队是走过羌塘的强驴寒塘,其他队友分别是金乌、肠子、笨笨熊、劳模、土拨鼠、哇靠、桔子、风筝、冰水、七月、还有我济南清清,除了中途桔子和冰水下撤外其他队友走完全程。
第一天九点从定日包车出发去佩古错,中午十一点半到徒步起点,因为司机开过头了导致我们下车的地方不太对,也没能让车多开进去一些,还导致中间过了一次河,河水有些深。十二点开始徒步,大约下午五点多找地方扎营。
第二天一路缓坡上升,下午到达冈彭庆营地扎营,营地海拔5350米,扎好帐篷后看天色还早便去到湖边看看。随着我们翻过一道山梁离雪山越来越近时,大自然如同一幅卷轴画,在与它相逢的那一刹那,雪山湖水铺展开来展现在我的眼前。雪山脚下有两三个大大小小的高山海子,湖水很混浊程绿色石灰乳状,放眼望去海子后面屹立着磅礴大气的雪山冰川,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格外壮观。
第三天早上从冈彭庆营地拔营,一路爬升三百米到达海拔5650的高度,大家拍照留念。

翻过一座山梁后来到拉错,拉措的水也是混浊的淡淡绿色。每一个海子都是由相邻的雪山融化的雪水汇集而成,其颜值也因天气和附近的雪山的风格不同和地质不同而有差异,在阳光照耀下又有雪山衬托的拉错还是挺美的。
继续前行下午来到小冰湖,冰湖的湖面漂浮着大大小小的冰山,这些冰山和雪山形成的时间差不多,我猜想应该有亿万年的历史了吧。当天下到河谷扎营,营地旁边有条小溪水源很好。
第四天,早上从河谷一路爬升二百米去郭强措,经过一个无名海子,一路风景很美。
当郭强措出现在眼前时,我感觉时间停留住了,湛蓝色的湖水幽静而深邃,像一块晶莹剔透的蓝色水晶,美的如梦如幻。湖面没有一丝波澜像镜面一样光滑,还有缭绕的云雾和壮丽的雪山相衬,身临其境你会产生不真实的感觉,看到它所有的辛苦都值了。 各种拍照后恋恋不舍的继续赶路,中间路过几个无名小措,大家在此休息吃午饭。 下午来到郭如措营地,营地海拔5300。雪山和蓝天白云下的郭如措又是另一种不同的美,一望无际的天空中漂浮着朵朵白云,微波荡漾的湖水在风的吹拂下泛起阵阵涟漪,湖水碧蓝而晶莹透澈。
第五天九点半从郭如措出发一路持续爬升六百米到5848米垭口,在高海拔行走每段的爬升都很累,喘的像狗总觉的肺活量不够用。下午四点到堡垒营地扎营,这个营地海拔5528米,营地不太好但是水源很好。 第六天早上下着雪,十点等雪停后出发,翻过一个山梁看到壮观的冰塔林,有队友选择下陡坡到沟底去看冰塔林,其余队友感觉路况危险没有去。
涉水过河后翻越两个很高的山梁到野博康加日营地扎营,营地海拔5500。
第七天,今天将挑战本次徒步的最高点海拔6021米,清晨拔营后既过河,河水不深但冰冷刺骨,过河后一路爬升四百米看到希夏邦马主峰下的冰塔林,非常的壮观。然后再一路欣赏着冰塔林爬升到6021米,这是我徒步以来到达的最高点了,我在这个海拔高度身体状况感觉还好,没有什么不适感。 然后一路下降到摩拉门青附近海拔5756米处营地扎营,这个地方在轨迹标注的营地上方一公里处,如果此处不扎营那就要在往下走三公里才有营地。 第八天,清早拔营顺着河谷下降,我们这里没有按照轨迹从河谷过河在上山,而是提前一公里找过河点,过河后斜切上山到轨迹上这样比原轨迹少走一公里左右。缓坡爬升三百米,与下午四点到阴热措扎营,阴热措很普通的海子不好看。 第九天,清晨开始雨一直下,按计划拔营,从阴热措去岗西措,全是大小石头路不好走,要小心摔倒。岗西措是蓝色的湖水很漂亮,但是因为天气不好雾蒙蒙的使它的颜值大打折扣。 中午到达贡错,同样是因为天气不好错失好风景。既然天气不好我们又不打算去南坡大本营,所以没有按照轨迹去噶龙措,而是顺着另一个山谷走,打算到欣德营地扎营,这条山谷有明显的小路,当天在离欣德营地有两三公里的一处草坪营地扎营。
第十天,下了一夜的雨,到九点半还在下,大家急着出山收拾东西拔营出发。行走两三公里后到达欣德营地。在这里必须涉水过河到河的右岸行走,千万不要走左岸,沿着左岸走后面的路走不通,而且越往后走水越大,等发现走不通想过河时可能已经过不去了。按照轨迹走到链接公路的有小桥的位置但是河面上空空如也没有桥,我远远的看到对岸有个坑里好像是铁桥的残骸,应该是桥不结实了被拆掉了。没有桥我们就无法到公路,看到近在咫尺的公路确无法到达我大脑一片空白。正在迷茫之际远远的看到一个人影从我们这一侧不远处一个山上走下来,我们马上过去询问桥的事情,从这位师傅口中得知,原来不用过河只要顺着左侧的山腰小路走两三个小时就能出山到聂拉木。山上小路很明显,都是山腰横切路,偶尔有很窄很陡的地方要小心通过,两个半多小时后我们顺利出山到达县城。
(全文完)( 本文作者 : 清清. )

上一篇:2020年新疆行
下一篇:没有了

精彩热图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彭泽新闻中心  Copyright © 2006-2016  All Rights Reserver   蜀icp备15015912号-1